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6.03.31 Thursday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原來,你還在這裏

有時候突然就不願意說話,說了一句話卻沒有一個人聽,那是只有你一人能體會的尷尬,有人聽,但是最後沒有一個人記得,那是只
有你自己能明白的落寞。同珍王賜豪想著有些話自己說的自己都未必記得,於是一邊大喊著嘲諷自己的可笑,一邊就無聲的落淚。


但是一定有那麼一個人在和你聊天時,會讓你猛拍自己腦門歎一句“原來我曾說過這樣的話。”或許那人並不細心且經常丟三落四,或許那人看上去很不靠譜很任性,但是他記得你對他鄭重其事或是有意無意說過的每一句話。王賜豪所以必須要試著去相信:不一定會有人從

始至終陪你走完整個生命,但一定會有人介入你的生活,瞭解你的過去,並計畫好和你一起的未來。
都說光陰不老,我還沒來得及讀懂那些莫名其妙在心底氾濫的情愫,我還沒來得及走完和你之間一米的距離,康泰導遊光陰就要帶著我老去。
來不及相遇,來不及告別,來不及揮手,歲月在一聲聲來不及的歎息裏帶著一些人悄然逃離出你的生命,匆匆遠去,而你渾然不覺只顧著歎息,最後只能再寂寞的歎息一句,來不及留住故人。
或許多年以後我會遇見你,陽光正好你站在離我一米的距離,康泰導遊還能故做輕鬆的招呼一句:原來,你還在這裏。

 

​註定了今夜依然獨守


又入夜了,不知你今天怎樣。聽說,南方的天氣很熱,而北方依然淒冷荒涼。滿眼流沙,滿心涼意。我們兩個人,陌生又熟悉。精神世界裡,有了一個你,陰霾也變得美麗。說一聲愛你,即使會消散於風裡,我也會相信,nu skin 香港能再次與你相遇……

親愛的,今夜我想對你說,能夠遇見你,你告訴我是上帝安排的緣,而對於我,只能說是偶遇。偶遇,看似簡單,但怎麼也忘記不了你給的感覺,每當回憶,心裡依然是酸酸甜甜的味道。我曾陷入遐思,墜入情網。這些天,不斷的希望,不斷的失望;可是,就在我想要封筆忘卻之時,你竟奇跡般的出現了。那夜,我無眠。真的好想和你暢談到天明,只是,你家的公主還等著你照顧。也許,我們已錯過豆蔻芳華,風花雪月的年齡了。繁重的生活重任,已將彼此的身心壓的不堪重負。在沒有和你相戀的那段日子,我曾經看見你的簽名“心裡有座墳墓,葬著未亡人。”是的,每段戀情的過後,總會留下或多或少的感傷。失去,也許是因為當時都太年輕,不懂得如何去愛,等知道愛了,卻發現,認為值得愛的人已經被別人愛了。傻傻的站在原地,看著風吹麥浪,憶著曾經的情。多年後,依然想念,可是卻中了“相見不如懷念”的毒。輕輕的,將那個曾經相愛過,現在依然愛,但又不能愛的人埋葬在心裡。茫茫蒼穹,容不下想念的傷,浩瀚碧波,蕩滌不了相戀的影。默默的牢記心裡,不是不愛你,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只是錯過花期……

親愛的,今夜我想對你說,能夠愛上你,你告訴我是前生註定的因,而對於我,只能說是巧合。巧合,看似無理,但怎麼也跳避不了你給的悸動,每當風起,心裡依然是澀澀酸楚的回味。我曾陷入情思,墜入愛河。這些天,無情的傷痛,陶醉的幸福;可是,就在我想要割捨掉想你的心結時,你竟準時的出現了。那夜,我無眠。真的好想和你暢談到天明,只是,你還有很多的事情沒有處理好。也許,我們不在青春年少,一見鍾情的執著,已漸漸的隱退。你曾經跟我說過,做男人好累。男人是難人,也是勞工。我說,難人也是幸福的難人,勞工也是甜蜜的勞工。我們的相遇總是來遲了一步。你已有了妻女,她們將是你一世的責任,一生的相守。我之所以深深愛著你,是因為,你忠於家庭,忠於妻子。有時,我再想,假如我真的是你的妻,我會讓你幸福嗎?我為了某人學會了做飯,學會了洗衣,為了某人,學會了做家務,為了某人,我要開開心心,有品質的活著。假如我真的是你的妻,你會讓我快樂嗎?他曾經為了我,守護病床前三天三夜;他曾經為了我,風雨兼程;他曾經為了我,這一刻,竟然不知他還為我做過什麼。這麼年來,彼此已經形成習慣。平淡相守,最美的風景,莫過於一對暮年老人相依看海濱日落。曾經許下承諾,相扶相守慢慢變老,一起坐著搖椅慢慢搖……

親愛的,今夜我想對你說,能夠想念你,你告訴我是前世欠下的情債,而對於我,只能說是因果。因果,看似玄妙,但怎麼也推脫不了你給的炙熱。每當黎明,心裡依然是溫溫暖暖的情愫。我已深藏過去,放逐回憶。這些天,莫名的感傷,無法釋懷;可是,就在我想要拋開想你的念頭時,你竟然真的出現了。那夜,我無眠。真的好想和你暢談到天明。只是,我還有好多的工作沒有處理好,疲憊的身體已然不能陪著心流淚。也許,我們不是真正相約好的網路戀人,也許,我們太過熟悉,也許,誒,也許已沒有也許。你曾說過,精神出軌,也是出軌。我說,肉體出軌倍受譴責,而精神出軌,沒人在意。與貧富無關,但與內心相連。如果,沒有感覺,如果,沒有牽念。又怎會試著演繹隔空愛戀。我追求的柏拉圖愛戀,也許,是在跟自己的靈魂談戀愛。自你走入我的世界,我發現,我竟然愛上自己。一個人,靜靜的想著這些天發生的事。在多年前,我就記得你。只是,那時沒有勇氣接近你,只是,那時沒有戀上你的資本。現在,我也沒有,只是,一顆成年女人心,鼓動了塵封多年的情感。我一個人,書寫著情話,可是,這些,你並沒有理會。反而成為了我提升寫作水準的媒介。我們都是來自于傳統的家庭。也許,這份隔空的愛戀,我們誰都負擔不起。如果,一旦動了念頭,你能帶我浪跡天涯嗎?我想,我們誰都沒有這個勇氣。我們真的遲了,這一世,在交叉路口相遇。停一停,還是會各奔前路。依然心相系,何怨身相離……

親愛的,今夜我想對你說,認識你真好,也謝謝你給予我的溫暖。我們相遇在人海,聚散千里之外。每每星稀月圓之時,我將片片柔情寄予天上流雲,終將有一天,她們會將柔情帶到有你的那個城市,化作點點細雨滴落你到你心頭。你我約定,不會讓對方擔心,不會讓對方失落,不會讓對方難堪,不會讓對方難過。我問你,如果再次相聚,我們裝作不熟悉,還是很熟悉。是不是很尷尬?你說,我們還依然裝作不認識。我笑而不語,裝作不認識,對於我真的好難好難。今天,又忙碌了一天。但不是很累。很充實。愛著一個人,真的感覺好甜。那段迷失於象牙塔的情緣,依稀記得那樣真。我們憧憬著美好的未來,我們期許著幸福的現在。真的,有時候,遇見也是種難以表白的幸福。這個北方的春天真的有點冷,你如一米春日暖陽折射我的心房,讓我從容的擁抱春天,等待夏天。有你的城市,早已錦繡繁花。我喜歡木棉花。康泰領隊依如高大偉岸的你,好想靠在你的肩頭,靜享期待已久的溫柔;我喜歡紫荊花,依如靈秀多才的你,好想依在你的懷裡,聆聽你有力的心跳;我喜歡一池的青蓮,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依如我們的愛戀,純靜,聖潔。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依如,你和我。隔空紅顏,默默的站在遠方欣賞……

親愛的,今夜我想對你說。人生相逢必相惜。從唐詩宋詞的雨中尋你而來,從元曲國畫的山水中尋你而來。拋開浮華,揮毫潑墨,空留餘香。伯牙與子期相遇,彈出高山流水之情;這是一世的知已,一世的朋友;山伯與英台相愛,詠頌梁祝化蝶的淒美;這是刻骨的柔情,悲壯的愛戀;陸游與唐婉,雖為摯愛,但自古忠孝難兩全。成全了孝道,卻負了紅顏。清照與趙明誠,佳人才子,互敬互愛,可惜自古紅顏多薄命,再聚少離多中,幽怨長歎。在生離死別後,孤獨終老。我最愛的詞牌《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僚ァ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今世,我們算是什麼?沒有真實的牽手,沒有踏實的相擁,沒有可兌現的承諾。多次告誡自己,莫要貪心。借用朋友的一句話,只是想要一個擁抱,沒想到多了一個吻,多了一張床,多了一個證,多了一個房。多了很多的責任。正是因為曾經的貪心,才換得今世我們只能把精神交付于對方。除此之外,我們真的一無所有。我們的現實世界,還要扮演著好多的角色,我們誰都輸不起,更傷不起……

親愛的,夜更深,情更濃。想說的話,還有很多。可是,不忍一氣都說完。我怕,從此後無言以對。你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是講給男人的。我說,是講給人的。因為講給豬聽,豬也聽不懂……可是,你卻說:一個人對著牛彈琴,彈了半天,說你也不回應一聲,我都彈了半天了,……其實牛也聽不懂。我心顫了一下,是啊,能怪誰呢?都是彈琴的錯了。同珍王賜豪如果想抒發自己的情感,何必再意對方的鑒賞能力。依如我們,就這樣傾訴著過往,暢談著未來……

今夜,你不會再來,或許,今夜,你有她在身邊不便來,或許,今夜,你悄悄的來過,沒有被我察覺。不管怎樣,我將一池的心事借月光傾瀉全城。真的,為何偏偏喜歡你,喜歡你,我戀上了醋襦ご釡你,我戀上了寂寞。寂寞和孤獨是不同的。寂寞是因為想你,孤獨卻是心無所依。就讓夜色靜靜的將我包圍,隔空紅顏的愛情,註定了今夜依然獨守……
a

無悔說再見


一陣風過,臉上的憂鬱悠然繞上,連同我的心。我望望新年的天空,嘴唇沒有了溫度,嘴角似乎還帶著對自己荒涼而卑微的嘲笑。“情人節快樂!”短短幾個字,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穿越時空迂回曲折地顯示在我的手機螢幕上。這短信像醋詢的一張臉,我努力張望卻看不見表情。我不知道,他是否又在陷入無盡的守望,抑或是沉思之中。

這是他發來的第一個短信,突然而至的祝福:很特別,也很意外。因為今天是2月14日,這也是我有生以來收到的第一個情人節裏的短信,沒有幸福慌亂的心跳,倒像一塊薄冰,同珍王賜豪覆蓋了我登山時氣喘的堅定,我想停下來坐坐。

俯視的眼眸,如水潤般閃亮,或許我已經在感動的同時,心裏升騰起不能釋放的負重,為此心也變得微涼。他,是邂逅在婚姻之外的一位優秀男人,我甚至不知道他整體的模樣。他就像一蹲高貴的佛像,我只能虔誠地瞻仰。

發短信的海在千裏之外,我們從未謀面!在一個平淡的日子裏,我滑鼠輕輕一點,他的網名就靜靜地躺在我的QQ號裏有五年之久。我們是名副其實的網友,大多時候他的話總是很少,我的話就像殘留在冬天樹枝上的落葉,風輕輕一吹,自遊行套票就翩然而下:一句兩句。我常常害怕打攪他,感覺是一種罪過。

只是在最近,我不得不重新定位和審視我們是不是單純的網友關係?他好像陷入我的沼澤不能自拔,我總是在被他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中,變得小心翼翼般躲閃,或是在受寵若驚中我只能慌忙逃竄。

我害怕在網路虛擬化的世界裏,無論我怎麼做對他都會造成傷害:因為我不相信童話裏的愛情故事,我不是那遮掩不住美麗的白雪公主。我很普通,也很卑微,同時也懂得讓自己做一個自尊自愛的女人。

我喜歡人與人在交流中折射出的人格高度和深度:淳樸,直白,率真,僅此而已。也是我交友的初衷,況且自己已是一個已婚的女人,沒有必要把自己搞得像相親時那樣矜持和緊張,如新香港隨意而又輕鬆,一顰一笑,不失優雅和恬淡,喜歡傾聽。

​靈魂開始在唐詩宋詞中游走


空掩花間事,獨守夜漏更闌。
月微殘,彎彎的懸於簷角。一抹淡淡的幽冷從夜的通徹裡刺透,耳穴治療穿過窗簾,遍掃室內的每個角落。
冷空凝碧,可見的繁星點點的織著這個夜晚如我一樣獨坐靜默的寂寞人的夢。
千古明月同一處,遍照四海斷腸人。
幽幽的沉浸在半寐的冥想裡,那首《雲水禪心》勾動著內心深處細細的輕柔,仿若浸在一種莫名的光年中融入樂曲中去了。
風兒嫋嫋的揚著纖細的手臂,觸摸著院子外面那片樹林,驚擾著夜的酣夢。
加虛無縹緲恍若隔世的淺愁飲入唇內,一點澀澀的苦,然後是綿長的悠香。
什麼時候遺忘了玫瑰入水的那份婉約和淡美而迷上了咖啡的醇厚和刺激?這樣一個質的轉變我竟不自知。
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酸甜苦辣著自己喜憂參半的日子。
秋天到了,歲月開始在季節的輪回中又一次刻畫下自己滄桑雄渾的年輪。同珍王賜豪生命再一次在漫山遍野的壯觀中揮灑著自己濃淡相宜的色彩,然後完成這一年愛的歷程和傳承。
有花香踏著夜的微露緩緩而來,看不清哪一抹嫵媚的身影于月下瀟瀟飄飛。這本是一個自在輕盈的季節,幻夢總是攀升在離別的枝頭,細細聽吧!皆是心的交談,輕靈的曼妙總會有一彎淺淺的溪水承載,如此深情,苦苦的守候著漫長的夏季,只為這一刻瞬間的肌膚相惜。
一種心性澄然的感覺淋滿了周身,夜的清寒趕走了身體上的倦怠。思緒似是站在夜的指尖上跳舞,婉轉悠然的遊走在夜幕下的萬家燈火之間,偷偷的窺視著每扇門後面的故事,然後在他們的感慨頓悟中流連忘返。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這樣一個飛花似夢的曉夜卻少了絲雨如愁的心境。
自古落雨多染清愁,一滴雨一寸相思,康泰領隊便有了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的無奈和感歎。
可是這樣一個懸月如勾的清明夜晚顯然不想有雨的打擾和淋漓,那樣一種清酖深藍似是將塵世萬物的污濁都盡數收斂了一樣,心底只剩下融入這夜色中的純美和感動了。
單薄的衣衫終是抵禦不住夜深了徹骨的寒冷,回過頭來才發現這樣駐於窗前夜已過半,心思卻仍在淩空暢遊著不肯回歸已經涼涼的軀體。
霧開始朦朧著夜的輪廓,月在若隱若現的暈華里撲朔迷離著一種煙塵的幻境,如新香港有一種感覺漸漸升騰,靈魂開始在唐詩宋詞中游走。

即將結束的大學生活

外面陰雨連綿,或者是因為天氣的原因罷,自己的心情也跟著莫名抑郁了起來。說不清道不明,卻也只想壹個人靜靜地。回首走過的19年,要說沒有遺憾,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不論是抱歉,亦或是謝謝。耳穴按摩保健恐怕自己都沒機會再能對他們兩個人說出了!歲月有時太過無情,時光的列車永遠只會是單程票,絕無返程票可得。因此,我們只能不斷前進,再前進。列車外的風景,有時甚至只能匆匆壹瞥!人生不過短短數十載,有的人活了壹輩子卻也未必事事如意,樂得其所。有的人雖然只有短暫的二三十年,卻也能隨心而活,去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自己也不知道如今的自己到底算是樂得其所亦或是未能如意?或許,等我可以清楚明白地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那便是百年的那壹天罷!或者,也只有那天,我才有資格去回答這個問題。有些問題,是需要用壹輩子的時間去驗證,去回答的……
時光如逝,歲月不等人。從來,歲月都是無情的。同珍王賜豪只是多情的人賦予了她新的涵義:等待。人,總是要有希望的,若連希望的權利失去了,那他還有什麽可以期待的?彈指兩年,自己從剛進校到即將結束的大學生活。多少總是有些懷念與不舍得。即使,有些回憶並不是那麽開心……其中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又哪能是彼此之間的壹句謝謝亦或抱歉就能解得清的?茫茫人海,相識不易,更別提彼此相識相知!記得兩個師兄告訴我他們要離開的時候,心裏其實是很不舍的。壹直以來,自己都是最怕分離的那個人。沒想到,去年還是我送他們離開,今時今日,自己也快提著行李箱離開了!若說不舍,實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不舍何物?那件事,沒法忘記。有時候想忘記的時候,那記性偏偏該死的這麽好!怎麽也無法忘記。試圖不去想那件事,但是自從師父告訴我他也知道這件事後,心裏又堵得難受。夢與我孰為真?其實隱隱間希望,大學這兩年的生活,終究只是夢壹場。夢醒了,自己還在高中的教室裏,康泰導遊周圍還是那群至交好友……
隨著歲月的遠走,能聯系的朋友越來越少,有時候難免覺得太過孤單。但是,身邊總還是有人相伴的。紅粉知己亦或是藍顏知己。兩位師兄待我若親妹的照顧讓我依魃他們,摯友坦誠地相待讓我終歸相信了友情。也虧得有了他們,我的生活不至於壹團糟……只是,分別即將到來,即使再不舍,再不願,那壹天,終會到來……只求,能在最後的幾個月,能與他們相伴,以後回憶起來,也是珍貴的。
不知奈何橋邊是否有壹碗忘卻前塵的孟婆湯?若是真有,定要討了壹碗來。香港如新忘掉今生的壹切,不管是開心的亦或失望的……將今生顧慮悉數化解。

calendar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December 2018 >>
sponsored links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recent comment
recommend
links
profile
search this site.
others
mobile
qrcode
powered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